News

[欧美人体性色无代码HD]室内设计大师 庞

欧美人体性色无代码HD

Posted on 2022-11-05

大家好今天来介绍的问题,欧美人体性色无代码HD,以下是小编对此问题的归纳整理,来看看吧。

大信家居的职能部门

文章目录列表:

大信家居的职能部门

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理事会成员

第一届理事会(1989-1992)

成立时间1989年12月9日

成立地点:北京

挂靠单位:建设部建筑设计院

名誉理事长:戴念慈

名誉副理事长:奚小朋

理事长:曾坚

副理事长:张世礼 刘振宏 饶良修

秘 书 长:饶良修(兼)

常务理事:曾坚 张世礼 刘振宏 饶良修 邵华郁

理 事:曾坚 张世礼 刘振宏 饶良修 邵华郁 来增祥 王世慰 安志峰 陈永昌 赵兴斌 吴涤荣


第二届理事会(1992-1996)

成立时间1992年9月19日

成立地点:北京

挂靠单位:建设部建筑设计院

名誉理事长:戴念慈

名誉副理事长:奚小朋

理事长:曾坚

副理事长:张世礼 劳智权 刘振宏 来增祥

秘 书 长:劳智权

常务理事:曾坚 张世礼 刘振宏 饶良修 邵华郁

理 事:曾坚 张世礼 劳智权 饶良修 刘振宏 李书德 郑曙旸 张文忠 王世慰 来增祥 张皆正 吴涤荣赵兴斌 霍维国 周长积 陈永昌 张文聪 史庆堂


第三届理事会(1996-1999)

成立时间:1995年

成立地点:北京

挂靠单位:中国建筑学会

名誉理事长:戴念慈

名誉副理事长:奚小朋

理事长:曾坚

副理事长:张世礼 劳智权 来增祥 张文忠 吴涤荣 史庆堂

秘 书 长:饶良修

副秘书长:李书才 杨文嘉 孟建国 周家斌

理 事:曾坚 张世礼 劳智权 来增祥 张文忠 吴涤荣 史庆堂 饶良修 李书才 杨文嘉 孟建国 周家斌 邵华郁 李书德 郑曙旸 朱忆琳 王世慰 张皆正 李平年 陈永昌 张文聪 周长积 安志峰 霍维国 赵兴斌 史春珊 马建民 钱江帆 朱良文


第四届理事会(1999-2003)

成立时间:1999年11月

成立地点:北京

挂靠单位:中国建筑学会

名誉理事长:曾坚

理 事 长:张世礼

副理事长:劳智权 饶良修 张文忠 吴涤荣 来增祥 史庆堂 史春珊 安志峰 李书才

秘 书 长:周家斌

常务理事:张世礼 饶良修 劳智权 李书才 周家斌 孟建国 奚聘白 郑曙旸 邹瑚莹

理 事:张世礼 劳智权 饶良修 李书德 李书才 周家斌 孟建国 郑曙旸 奚聘白 邹瑚莹 陈静勇 张文忠 李炳训 李沙 来增祥 王世慰 张皆正 张伟 吴涤荣 杨文嘉 周浩明 李宁 史春珊 赵兴斌 吕勤志 董赤 陈耀光 王炜民 王国梁 史庆堂 黄维钢 叶军 焦山 薛光弼 陈孝生 周长积 韩勇 赵一凡 陈永昌 张文聪 刘有达 安志峰 霍维国 余平 马克新 任文东 马建民 辛艺峰 罗果志 石克辉

(2002年增选:)

马怡西 王铁 徐金川 谢剑洪 苏丹 沈立东 王传顺 左琰 叶铮 王琼 宋微健 王兆明齐伟民 孙建华 叶斌 温少安 黄文宪 刘伟 安勇 吴昊 刘年新 牟江 张晓莹 沈渝德孙华峰 陈顺安 林学明 赵毓玲 王明道 张强 阚曙彬 赵建国


第五届理事会(2003-2006)

理事长:张世礼

副理事长:劳智权 饶良修 李书才 张文忠 来增祥 吴涤荣 史春珊 安志峰 李宁 郑曙旸 赵兴斌 薛光弼 霍维国 刘有达 吴家骅 沈立东

秘 书 长:周家斌

理 事:张世礼 劳智权 饶良修 李书才 周家斌 郑曙旸 邹瑚莹 孟建国 陈静勇 王铁 谢剑洪 谢江 李劲 吴晞 马怡西 苏丹 奚聘白 李存东 朱希斌 徐金川 张文忠 李炳训 朱小平 阚曙彬 张强 李沙尚金凯 王小荣 来增祥 王世慰 张皆正 沈立东 王传顺 张伟 叶铮 左琰 陈永昌 沈渝德 周勃 史庆堂 霍维国 黄维钢 赵健 林学明 成涛 潘向东 曾秋荣 温少安 区家 梁宇曦 陈新华 王平 吴家骅 刘年新 刘力平 焦山 姜峰 何文祥 张航 杨邦胜 李益中 蓝继晓 刘卫军 刘有达 张文聪牟江 张晓莹 安志峰 余平 吴昊 周长积 丁宁 郭去尘 荆雷 张伟 韩勇 陈耀光 王炜民 王国梁 钱江帆 金捷 陈坚 王明道 陈爱明 林嗣宏 薛光弼 陈孝生 叶斌 康延补 史家声 苗壮刘琦 毛文正 孙建华 张道正 史春珊 赵兴斌 王兆明 吕勤智 魏光 董赤 齐伟民 马建民 孙华锋 曹瑞林 徐永革 刘伟 安勇 王湘苏 吴涤荣 李宁 赵毓玲 仲星明 黎志涛 韩巍 吴祖林 张青萍王琼 宋微健 周浩明 张新荣 朱翔 黄文宪 吴昆 谷守刚 刘昆 崔宝琳 苏谦 马克辛 田宁辉 任文东 张长江 陈顺安 罗果志 辛艺峰 石克辉 赵建国 李孝义


第六届理事会(2006-2011)

名誉理事长:曾坚 张世礼

理事长:邹瑚莹

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周家斌

副理事长:郑曙旸 李宁(女)刘有达 沈立东 姜峰 吴昊 王兆明 陈耀光 林学明

执行秘书长:叶红

理 事:邹瑚莹 何镜堂 周家斌 郑曙旸 李宁 刘有达 沈立东 姜峰 吴昊 王兆明 陈耀光 林学明 叶红 陈静勇 周浩明 苏丹 赵虎 李存东 马怡西 李沙 王铁 张伟 高超一 孙天文 沈渝德 李舟 赖旭东 段晓丹 曹海涛 吴宗敏 潘向东 曾秋荣 丁武 赵健 王河 崔华峰 郭胜 杨邦胜 焦山 刘卫军 李中卓 卢涛 肖毅秦 岳明 麦德斌 袁鹏 钱际宏 符军 高祥生 赵毓玲 吴祖林 朱飞 徐敏 裴晓军 张乘风 徐雷 陈卫新 王厚然 赵军 张新荣 吕邵苍 王琼 宋微建 沈启浩 朱翔 胡伟 矫苏平 赵兴武 吕勤智 魏光 曹艳红 董赤 齐伟民 张书鸿 田宁辉 张虎 张津墚 任文东 唐建 刘伟 魏春雨 戴向东 王湘苏 安勇 汪晖 刘灿 赵益平 陈志斌 陈顺安 辛艺峰 张代莹 余平 习晋 张伏虎 王寒冰 高兴玺 霍小强 岳少华 周长积 丁宁 荆雷 韩勇 郑斯绘 李志野 高锐 郭端本 陈新生 苏谦 唐可 李肃 王利民 李孝义 康拥军 孟建国 谢江 谢剑洪 石克辉 冯颖玫 吴晞 朱爱霞 高立平 何山 朱小平 李炳训 张强 阚曙彬 尚金凯 鞠国强 范涛 刘杰 王传顺 叶铮 徐纺 左琰 李益中 陈俊伊 蔡强 张梁 崔亚曼 梁景泉 陈岩 彭晓 史家声 康延补 洪斌 郑杨辉 林民 陈孝生 叶斌 刘琦 温少安 区家锐 梁宇曦 严军 谢智明 卢迅 张友谋 王炜民 金捷 钱江帆 陈坚 王国梁 夏克梁 陈冀峻 王明道 陈爱明 林嗣宏 陆明难 岑行耀 孙建华 黄斌 李学锋 王治君 熊建新 闫京 易峥嵘 游晓昆 田鸿喜 辛冬根 陶向军 马建民 孙华锋 徐永革 曹瑞林 刘世尧 张振刚 王政强 杨兵 黄文宪 翁文刚 陈准 吴昆 温中 王成 王跃 崔宝琳 刘昆 杨文会 赵建国 张晓莹 张灿 田浩 黄彦 林长武 张根良 谭晓东 邓鑫 李晶源


第七届理事会(2011-2017)

名誉理事长:张世礼

副理事长:邹瑚莹

资深顾问:孟建国 何镜堂 霍维国 来增祥 劳智权 李书才 饶良修 史春珊 王琼 吴涤荣 吴家骅 薛光弼 张文忠 赵健 赵兴斌 郑曙旸 蒋涤非 史庆堂 安志峰

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叶红

副理事长:陈静勇 苏丹 沈立东 姜峰 刘有达 吴昊 陈耀光 林学明 温少安 王兆明 宋微建 孙华锋 刘伟 李宁 黄文宪 任文东 孙建华

常务理事:赵虎 周家斌 阚曙彬 王传顺 李瑞麟 赵建国 余平 王炜民 彭晓康延补 吴宗敏 吕勤智 王湘苏 王明道 徐雷 沈渝德 王跃 苏谦 李孝义 韩勇 闫京 王寒冰 杨茂川 邓鑫 郑少文 陈顺安

理 事:周浩明 李存东 李沙 谢剑洪 石克辉 吴晞 朱爱霞 高立平 何山张晔 梁雯 魏晓东 杨玉尧 李瑞君 傅祎 闫志刚 吴矛矛 尹思谨 崔笑声 李炳训 张强 尚金凯 鞠国强 范涛 刘杰 陈林 陈舸 徐纺 左琰 韩冬 蒋惠霆 叶铮 高超一 孙天文 吕永中 萧爱彬 杨邦胜 刘卫军 卢涛 肖毅 秦岳明 李益中 张梁 崔亚曼 梁景泉 汪欣早 洪忠轩 彭旭文 林文格 康华 杨耿 何潇宁 陈厚夫 琚宾 刘波 张晓莹 张灿 田浩 黄彦 张代莹 习晋 张伏虎 刘晨晨 赵明德 丁宁 陈新华 金捷 陈冀峻 夏克梁 汪梅 余伟忠 沈雷 胡辉 吴晓淇 史家声 洪斌 郑杨辉 林民 叶斌 刘琦 施旭东 曹海涛 崔华峰 潘向东 陈向京 梁永标 李智 谢英凯 梁宇曦 谢智明严军 区家锐 徐庆良 赵兴武 陈松 曹莉梅 张旭东 韩冠恒 王琼文剑钢 石赟 费宁 陆逊 董赤 齐伟民 权文 麦德斌 钱际宏 唐封龙 袁鹏鹏 徐永革 曹瑞林 刘世尧 张振刚 王政强 闵顺柱 魏春雨 戴向东 安勇 汪晖 刘灿 陈志斌 赵益平 陈爱明 林嗣宏 陆明岑行耀 翁世军 陈卫新 高祥生 姜湘岳 裴晓军 王厚然 徐敏 张乘风 赵军 朱飞 张新荣 李舟 赖旭东 段晓丹 朱翔 胡伟 矫苏平 翁文刚 陈准 吴昆 温中 王成 陆军 朱建宇 黄春波 唐建 张津梁 陈晓曼 刘士海 张长江 崔宝琳 刘昆 杨文会 唐可 李肃 王利民 康拥军 牟永生 郑斯绘 刘高辉 游晓昆 钱旭辉 易峥嵘 辛冬根 田鸿喜 陶向军 李海林 梁豪 李信伟 童武民 杨树林 王益民 王怀宇 邵源 张震斌 高鑫玺 霍小强 岳少华 符军 黄墨 陈新生 徐巍 高锐 黄斌 李学锋 王治君 田宁辉 张书鸿 任宪玉 林长武 谭晓东 张根良 吕邵苍 孙黎明 李晶源 陈劲松 唐文 陈晓凯 项安新 陈维 丁瑞鸿 何耀金 李哲 马威 张继忠 辛艺峰 杨来申 张羽 张磊 赵野 曹艳红 马本和 孔翔 张克明 左小枫 周立军 余洋 朱永春 李剑 周炯焱 彭彤 徐平凡 旺忘望

名誉理事:马怡西 谢江 冯颖玫 朱小平 焦山 蔡强 刘年新 朱飚 刘力平 周长积 钱江帆 王国梁 陈孝生 马建民 赵毓玲 吴祖林 张青萍 熊建新 郭端本


第八届理事会(2017-2022)

名誉理事长:张世礼 邹瑚莹

理事长:苏丹

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理事长 苏丹

资深顾问:陈顺安 陈新生 何镜堂 霍维国 蒋涤非 康延补 来增祥 劳智权 李宁 李书才 刘力平 刘有达 孟建国 饶良修 史春珊 史庆堂 王琼 魏春雨 吴家骅 薛光弼 叶斌 张道正 张世礼 赵健 赵兴斌 赵毓玲 郑曙旸 周长积 邹瑚莹 余静赣

常务副理事长:叶红

副理事长:陈静勇 郭毅 琚宾 赖旭东 刘伟 吕永中 彭晓 宋微建 孙华锋 孙建华 王寒冰 王炜民 温少安 谢英凯 杨邦胜 叶铮 余平 周立军

秘书长:陈亮

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秘书长 陈亮

常务理事:陈亮 陈双 陈卫新 陈耀光 邓鑫 傅祎 韩勇 黄文宪 姜峰 阚曙彬 孔翔 李孝义林学明 吕勤智 麦德斌 倪阳 沈立东 苏谦 王传顺 王明道 王湘苏 王跃 王兆明 吴昊 吴晞 徐雷 闫志刚 杨茂川 张梁 赵建国 郑少文 周浩明 朱爱霞

理 事:崔笑声 郭晓明 冀红 赖亚楠 李道德 李瑞君 李沙 梁雯 刘珂 史丽秀 宋立民 王国彬 王湘 魏晓东 吴矛矛 徐卫国 杨琳 尹思谨 虞德庆 张磊 张震斌 仲松 韩文强 张强 陈林 刘杰 陈舸 刘东文 王严 赵轶 徐纺 李晖 王蔚 吴滨 左琰 高超一 萧爱彬 孙天文 彭政 刘卫军 卢涛 崔亚曼 梁景泉 李瑞麟 汪欣早 康华 林文格 彭旭文 肖毅 杨耿 周静 洪忠轩 陈厚夫 李益中 刘波 秦岳明 张晓莹 张灿 黄彦 田浩 周炯焱 李剑 张国强 白中奎 彭彤 刘晨晨 张伏虎 习晋 陈和虎 郭刚 张建 姜昆 周长亮 陈炜 朱晓鸣 陈冀峻 汪梅 陈林 史新华 谢天 沈雷 金捷 余伟忠 郑杨辉 丁铮 施旭东 林洲 叶猛 高雄 郑陈顺 崔华峰 罗思敏 曾国强 何永明 许牧川 吴宗建 潘向东 郑铮 何思玮 谢智明 区家锐 徐庆良 钟锦荣 杨铭斌 李星霖 张滔 余洋 韩冠恒 曹莉梅 张旭东 范宏伟 马辉 石赟 文剑钢 陆 逊 庞喜 费宁 张郁 董赤 齐伟民 李文 王敬 钱际宏 郑汉江 王鸿斌 邓志钦 张振刚 刘世尧 闵顺柱 杨彬 李琛 胡卫民 杜慧 钟凌云 孔仲迅 乔飞 李文飚 戴向东 安勇 刘灿 陈志斌 赵益平 胡骉 黄海华 汪晖 陈爱明 翁世军 万宏伟 高祥生 高轶 韩巍 陶胜 王厚然 徐敏 杨颜江 张隽 张乘风 邹学俊 朱飞 姜湘岳 谢柯 屈慧颖 胡伟 翁文刚 陈准 朱建宇 吴昆 黄春波 黄健 王成 陆军 陈晓蔓 张长江 唐建 李丽 刘爽 申彤 刘昆 孙铮 孙德峰 张迎军 王利民 徐岩 宋亚伟 牛正乐 康拥军 刘高辉 张洪春 隋轩 李树勇 林栩 闫京 钱旭辉 李海林 梁豪 陶向军 田鸿喜 童武民 辛冬根 杨树林 陈志山 李枝秀 王益民 岳少华 霍小强 齐伟利 符军 黄墨 邢瑜 徐巍 高锐 康兵 蔡万涯 吴伟宏 姜辉 张书鸿田宁辉 任宪玉 张庆波 邝道华 吕邵苍 孙黎明 范日桥 林燕 陶建芬 李晶源 唐文 李异文 易鹏高 陈晓凯 项安新 朱小杰 朱武 胡逸 陈维 李哲 马威傅欣 黄学军 王祖君 陈彬 杨来申 曾涛 彭香 张羽 曹艳红 马本和 马令勇 张晓初 曹兴元 唐诗云 王璟 左小枫 高前人 张斌 朱永春 朱涛 徐平凡 陈南珠 金蒋林 黄寅薛玲雅 王严钧 王严民 唐海波 白涛 曾洪强 林俊雄 蔡沧洲 邓键 顾宇光 马红玲 杨毅

名誉理事:曹海涛 曹瑞林 丁瑞鸿 高立平 高鑫玺 何耀金 洪斌 蒋惠霆 矫苏平 李存东 李学锋 梁宇曦 林民 刘琦 马建民 尚金凯 石克辉 史家声 唐可 汪棋楷 旺忘望 吴晓淇 吴宗敏 夏克梁 谢剑洪 辛艺峰 曾秋荣 张代莹 张文聪 张晔 赵虎 赵野 周彤

庞氏骗局崩塌前的迹象

庞氏骗局一般都是以高收益作为诱饵, 所以新增资金的快速增加又会快速提高资金的消耗速度, 而一个骗局可能吸收到的总投资人是有上限的, 庞氏骗局一般能撑多久?以下是blanche我分享给大家的关于庞氏骗局崩塌前的迹象,一起来看看庞氏骗局崩盘预兆吧!

  庞氏骗局崩塌前的迹象
  原标题:庞氏骗局阴影下的平台还能挺多久?

  自从当年互联网金融概念不胫而走引发社会关注之后,P2P平台就以狂飙之势迅速迅猛增长。在市场规则和监管部门的相应举措之下,P2P行业虽然历经长时间的淘汰洗牌仍然保持着庞大的平台数量以及巨大的交易量。与此同时,不断有新的资本和机构投资者进入,整个行业始终充满着浮躁和急功近利的气息。

  今年互金指导意见出台,互金监管年由此开始,同时加上多年的风险累积,今年以及接下里的P2P监管细则出台前后一段时期,P2P行业的剧烈整合持续进行。而截至2015年10月底,全国问题平台数累计已达1166家,占全部平台的比例高达32.7%。2015前10个月,新增问题平台数累积达777家,未来这一比例料将持续上升。在问题平台中,涉嫌自融、资金池以及非法集资等触碰监管红线的行为简直是找死,而庞氏骗局是是众多跑路倒闭平台中典型的作死方式。

  庞氏骗局的前世今生

  查尔斯·庞兹(Charles Ponzi)是一位意大利裔美国人,上世纪初他设计了一个投资计划,许诺投资者将在三个月内得到40%的利润回报,而投资的企业并不存在。其将新投资者的钱作为投资回报付给最初投资的人,从而造成禁不住高利润诱惑的投资人大规模跟进。当时的庞兹被一些愚昧的美国人称为与哥伦布、马尔孔尼(无线电发明者)齐名的最伟大的三个意大利人之一,而他也过上了无比奢华的生活。最终资金运转不下去终于谎言被揭穿,庞兹也因此入狱,最后穷困潦倒地死在巴西一个慈善堂。

  如今庞氏骗局是对金融领域投资诈骗的称呼,也成为金字塔骗局的始祖,众多非法的传销集团的惯用伎俩就来源如此。庞氏骗局的典型特征就是利用新投资人的钱来向老投资者支付利息和短期回报,以制造赚钱的假象进而骗取更多的投资,简言之就是拆东墙补西墙。一旦资金和投资人难以为继,骗局就不可避免崩溃。

  自庞氏骗局产生至今,虽然本质众人皆知,但是花样翻新的骗局依然让人措手不及。本世纪初的麦道夫诈骗案是新世纪影响最大的庞氏骗局。伯纳德·麦道夫是前纳斯达克主席,利用奢华场所建立高质量人脉网,麦道夫利用朋友、家人和生意伙伴发展下线,下线受佣金刺激不断发展更多人投资。而且与一般骗案的不合理高回报相比,麦道夫每年向客户保证回报只有约10%,这样便令许多存有疑心的客户也不虞有诈。他花费了长达20年的时间精心炮制这一惊天骗局,当这骗局被发现时汇丰银行、野村证券等多家知名投行、对冲基金、慈善机构等深陷其中,诈骗金额超过600亿美元,麦道夫也于2009年6月29日被纽约联邦法院判处150年有期徒刑。而我国之前的“万亩造大林”骗局、泛鑫 保险 诈骗案以及近期的泛亚事件、MMM互动金融社区以及河北卓达集团与无界纠纷案都笼罩在庞兹骗局的阴影之下。

  庞氏骗局自诞生之日起就衍生出多种纷繁复杂的花样,但是基本特点还是很容易识别的。首选,违背风险与收益相称的市场规则。骗局设计者往往对外宣传超高收益,并且大肆宣扬保本保息、低风险甚至无风险, 完全无视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的市场铁规。当然,类似麦道夫那种对外宣称10%左右收益率,看起来挺合理的骗术则较为隐秘,难以发觉。其次,借新还旧的资金周转手法。由于无法取得之前承诺的高回报,只能用新加入的投资者的资金来偿还老投资者的收益和本金,一旦有什么风水草动引发投资者恐慌性挤兑,资金链必然断裂。再次,金字塔式的投资者结构。要想维持骗局就必须不断有新资金进入,那么通常的做法是利用佣金、返利、人情等手段不断发展下线,业务量从上层往下层层下压,资金流从下往上集中,上层通过剥削下层获利。最后,投资的神秘性。骗局往往虚构一个投资 故事 ,要么是前无古人的技术创新,要么是虚构或者借助名人乃至国家政策,要么是极尽吹捧神化某个骗术制造者等等,造成投资者不明所以、难以辨别真相。

  笼罩在庞氏骗局阴影之下的P2P

  细数进入P2P行业的各大平台,除了某些出生好的银行系、国资系、上市公司系以及国资系之外,不少是由小贷公司、典当行等民间借贷实体转变而成,甚至某些是在P2P风潮之下被裹挟进来的。且不说是否具有互联网基因,了解互联网运营特点和运营模式,但就金融运作能力都是极其差的,更别提运营核心的风险管理。日前,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课题调研组发布的《2015中国网贷运营模式 调研 报告 》就直接指出整个行业的风控一直在红线边缘。

  一方面是国家层面的“互联网+”和双创活动等政策性支持,另一方面是银行业低迷以及全民的资产配置荒,P2P似乎是一个前景不错的资本新风口。但鱼贯而入之后不免泥沙俱下,有些平台进入行业的动机极不单纯,或者为关联企业融资,或者意图以钱生钱,借用投资者的钱去炒楼、炒股、置办自有产业,自以为可以瞒天过海,自以为可以应付得住资金扩张的同时风险累积的状况。岂不知市场规则是无情的,普通投资者也有朝一日会醒悟过来。还有一部分平台进入行业的初衷是好的,但由于经营不善,最终被迫开启借新还旧的骗局模式。众易贷CEO韩明辽指出,一些平台自身没有做好前期调研就抱着普惠金融的理想情怀贸然进入P2P行业,既缺乏金融和互联网运作 经验 又缺乏相关人才,按照传统企业的思路去搞互联网金融岂有不死之理。有利网CEO吴逸然也认为,不同于低门槛的O2O,p2p行业需要较高的金融专业度。部分甚至过度依赖某些借款大户,也不懂行业周期,在借款人出现问题时为了挽回损失、掩盖企业经营问题,不惜发布高息虚假标用投资人的钱弥补资金漏洞,这种饮鸩止渴的做法在行业内并不鲜见。据公开资料,全国目前大约三分之一的平台出现问题,可是谁都知道这个数值远远不止,那些还在死撑着骗局的平台还能挺多久?

  在涉嫌庞氏骗局的平台中,主要包括这么几种典型模式。其一,期限利率错配。某些平台虚构借款人、编造高端借款项目或者将借款需求归集起来设计成理财产品对外发布,将借款人的钱转移至平台账户形成资金池,利用借款期长短不同、借款利率不同来从中腾挪资金。其二,设计复杂的理财产品。某些平台利用超强的金融产品设计能力,开发出某某宝、某某计划等貌似高大上的理财产品,投资者根本不知道自己资金的去向,或者产品合同极其复杂,或者谎称是与基金公司和保险公司产品挂钩。监管层一直强调P2P平台的信息中介性质,如此的产品设计俨然一副信用中介的样子,资金的运转方式成为一个只有平台自己知晓的秘密。其三,高息承诺。在当今实体经济形势相当严峻的条件下,不少平台仍然给投资者承诺年化20%、30%乃至更高的收益率。在不少行业整体利润率持续下滑甚至全行业亏损的状况下,某些P2P平台动则高息或秒标的行为与普惠金融的属性实难相符,让人不得不怀疑其中的真伪。

  眼下监管细则尚未出台,对于某些违法违规平台来说仍然存在相当的时间窗口进行调整,一旦监管细则问世,监管层的大规模整顿也就开始,设计再精巧的骗局也会被揭穿。而日前在普惠金融CRO全球峰会上,全国人大 财经 委副主任吴晓灵在接受采访时更进一步表示“不是监管意见造成互联网金融平台风险,是它们过去不规范,监管意见不出它们也熬不过这个冬天。”众易贷CEO韩明辽也表示,年底通常银行业面临严格业绩考核要求,惜贷、抽贷现象多发,加上投资人面临着庞大的资金流出需求,违法违规P2P平台到时候更将面临着巨大的流动性风险,操纵着骗局的平台还能挺多久?。时值年底,投资者要加倍谨慎小心。投资过程中,既要考察平台是否合法注册,更要了解其吸收资金行为是否符合金融管理法律规定,考察平台真实的资产、理财产品性质、透明度以及运营状况,分析其承诺的收益是否合理,不要被“耀眼的招牌、诱人的项目、高额的收益”等表象迷惑而盲目投资。同时要增强风险意识,高收益往往伴随着高风险,非法、不规范的金融活动蕴藏着巨大风险。投资者首先要考虑资金安全,不要受高息、暴利的诱惑而动心,从而陷入庞氏陷阱中。
  庞氏骗局的共性特征
  各种各样的“庞氏骗局”虽然五花八门,千变万化,但本质上都具有自“老祖宗”庞兹身上沿袭的一脉相承的共性特征。

  低风险、高回报的反投资规律

  众所周知,风险与回报成正比乃投资铁律,“庞氏骗局”往往反其道而行之。骗子们往往以较高的回报率吸引不明真相的投资者,而从不强调投资的风险因素。各类案件的回报率可能存在差异,有些高得离谱,如庞齐许诺的投资在45天之内都可以获得50%的回报,有些则属于稳健的超常回报,如麦道夫每年向客户保证回报只有约10%,但他非常强调“投资必赚,绝无亏损”。但无论如何,骗子们总是力图设计出远高于市场平均回报的投资路径,而绝不揭示或强调投资的风险因素。

  拆东墙、补西墙的资金腾挪回补特征

  由于根本无法实现承诺的投资回报,因此对于老客户的投资回报,只能依靠新客户的加入或其他融资安排来实现。这对“庞氏骗局”的资金流提出了相当高的要求。因此,骗子们总是力图扩大客户的范围,拓宽吸收资金的规模,以获得资金腾挪回补的足够空间。大多数骗子从不拒绝新增资金的加入,因为 蛋糕 做大了,不仅攫取的利益更为可观,而且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大为降低,骗局持续的时间可大大延长。

  投资诀窍的不可知和不可复制性

  骗子们竭力渲染投资的神秘性,将投资诀窍秘而不宣,努力塑造自己的“天才”或“专家”形象。实际上,由于缺乏真实投资和生产的支持,骗子们根本没有可供仔细推敲的“生财之道”,所以尽量保持投资的神秘性,宣扬投资的不可复制性是其避免外界质疑的有效招术之一。当年《波士顿环球时报》的记者曾经撰文揭露庞齐的骗局,却被庞齐以“不懂金融投资”为由加以批驳。

  投资的反周期性特征

  “庞氏骗局”的投资项目似乎永远不受投资周期的影响,无论是与生产相关的实业投资,还是与市场行情相关的金融投资,投资项目似乎总是稳赚不赔。万亩大造林计划仿佛从不受气候、环境、地理因素的影响,麦道夫在华尔街的对冲基金也能在二十年中数次金融危机中独善其身,这些投资项目总是呈现出违反投资周期的反规律特征。

  投资者结构的金字塔特征

论艺术的民族性世界性及相互关系

艺术的民族性是指“运用本民族的独特的艺术形式、艺术手法来反映现实生活,使文艺作品有民族气派和民族风格。”①具有民族性特点的艺术作品立足于本民族的文化艺术传统及审美意识,采用传统艺术形式创作,主要表现本民族人民群众的生活、思想感情、愿望和艺术审美情趣。
艺术的世界性主张摆脱桎梏、解放思想、抛弃民族文化传统,是一种超阶级的势力扩充。②就艺术而言,是一种能为多民族所接受、容纳的形式、内容。
关于艺术民族性与世界性的关系有以下两种观点,其一认为艺术的世界性超越民族性:由于时代的前进,文化艺术同经济一样会在相互借鉴的基础上趋于统一,形成具有同一特点的超越民族性的世界性艺术潮流,这种具有世界意义的国际化艺术将成为今后世界艺术发展的主流;其二认为艺术的世界性同样具有民族性。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随着艺术的发展,以及人们对艺术民族性认识的深入,只有在积极吸收外来文化的基础上,不断发展民族艺术,才能使艺术作品具有真正的民族性。
毛泽东同志曾指出“近代文化,外国比我们高,要承认这一点。艺术是不是这样呢?中国在某一点上有独特之处,在另一点上外国比我们高明。……中国文化应该发展。……象西太后反对‘洋鬼子’是错误的。要向外国学习,学来创作中国的东西。……我们接受外国的长处,会使我们自给的东西有一个跃进。中国的和外国的要有机地结合,而不是套用外国的东西。……外国有用的东西,都要学到,用来改进和发展中国的东西,创造中国独特的新东西。”③
应当看到西方文化对经济落后的民族有着不可抵御的吸引力。正确认识艺术的民族性与世界性的辩证关系,对于处在世界各民族联系愈来愈紧密的今天尤其具有现实意义。
笔者以为艺术的民族性与世界性既不能等同,也不能截然分开。二者是互相联系又互相区别的一对矛盾的两个方面。
首先,保持艺术的民族性不能夜郎自大;不能因为本民族艺术曾滋养过他民族文化而藐视他民族文化。
正如当我们看到一个乞丐大言不惭地向人们诉说其祖其父曾经是如何如何的高官巨富时,相信任何人都不会同情他,甚至有人会骂他是败家子。先贤的荣耀是我们民族的光辉历史,它应成为我们今天发奋图强的动力,而决不是我们招摇撞骗的旗帜或涂脂抹粉的面霜。当我们夸耀中国画的写意境界如何之高:气运生动、骨法用笔等等,而贬斥西画虽工亦匠,不入画品时,在某种意义上也在承认中国水墨画粗枝大叶,西画精雕细刻。二者相辅相成。有阳光照射就会有阴影存在,这是人们早已深悉的道理。中国水墨画追求无暗面的画面效果,实则是在表达一种理想的追求、美好的向往,向往着这个世界没有黑暗、没有阴影,希冀我们的主人前途明媚、无上荣光。世界上能找到没有明暗对比的事物吗?孔雀开屏时,难免会将它难看的屁股展现无疑。万事万物无不如此。艺术应该保持本民族的独特个性。艺术世界的缤纷多彩由无数不同民族、不同艺术个性的艺术家组成。很难想象有一天各民族艺术失去本民族的艺术特色,全人类仅拥有一种艺术样式、艺术风格、艺术语言甚至表现内容时会怎样。这一天不仅难以想象而且根本不可能存在。即使到了共产主义社会,艺术的民族性也会象自然界中的花花草草千姿百媚一样,呈现出一派缤纷的景象。如果存在一种世界性的艺术样式、艺术风格、艺术语言,那么这不仅标志着艺术的消亡,也是人类社会的悲哀。花红柳绿相辅相成,世界艺术的繁荣也要求必须保持各民族艺术的个性。
斯大林同志曾把“表现于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质的稳定共同体”作为民族特点的一个必不可少的标准。那么,是否存在艺术民族性的标准?或者说,什么样的作品才称得上是具有民族性的作品?这不是一下子能够回答的。艺术的民族性本身也不是一种样式,而是百花齐放的。这“花”来自艺术家各自对传统的选择,来自个人的生活体验、人生体验、情感体验,甚至来自艺术家对民族艺术因素独特的吸收、借鉴。正是这些相异性使艺术的民族性本身也是多样的。艺术的民族性相对于艺术家个人创作而言又是一个共性的概念。艺术家的“个性”是它的基础。没有艺术家的创作个性也就没有民族艺术。所以,倡导艺术民族性时必须同时提倡艺术家的创作个性。
其次,保持民族性不能无视他民族艺术精华,吸收他民族艺术精华也不是将民族个性消解。
艺术世界性不等于美国化,也不等于欧洲化。艺术的世界性不以某一国、某一地区的艺术样式为标本,而且随着各民族艺术的发展,艺术的世界性同样处于发展之中,不是一成不变的。
中西融合不是将一瓶红墨水、一瓶黑墨水倾注在一起的黑红不分、非此非彼、非驴非马。就艺术而言,这不仅不必要,而且不可能。中西融合之“融合”是为了吸收他民族文化艺术之营养,正如人吃猪肉、羊肉,不是为了使自己变成猪、羊一样,这种吸收、借鉴,绝不是外表的摹仿、复制、克隆,而是为我所用,用以滋养我们的身心、我们的艺术,强我们的身、健我们的体,发展我们的民族艺术。
“如同我们对于食物一样,必须经过自己的口腔咀嚼和胃肠运动,……然后排泄其糟粕,吸收其精华”。④众所周知,西方现代主义艺术吸收了东方乃至非洲原始艺术的精华,但西方艺术没有被东方艺术淹没。我们今天吸收、借鉴他民族的艺术精华,必须具有明确目的,即为了促进本民族艺术的发展。
在今天这样一个被称为“地球村”的信息时代,若要求一民族艺术洁身自好、守身如玉不受他民族艺术丝毫影响,象牛郎、织女隔河相望而又互不倾慕,实在太难;如果要求艺术家在艺术荟萃的大花园中只采摘本民族艺术之花而对他民族艺术的奇花异草毫不动心,也实在难为我们的艺术家。“物以稀为贵”那种他民族拥有而本民族缺乏的事物,常常具有极大的诱惑力。正如人们常常不满足粗茶淡饭而追求饱眼福、饱口福一样,吃腻了大鱼大肉的贵族会对布衣之食垂涎。在不断的喜新厌旧和怀古中人类创造了今天的文明、今天的艺术;人类也会在新一轮喜新厌旧和怀古中创造出明天的新生活和新艺术。
只要各民族间的交往存在,艺术的交流就不可避免地会存在。艺术的民族性只有在与他民族的交往中,在世界艺术的舞台上展现自己的美丽并不断改变自己的舞姿,才真正具有魅力。对待西方艺术、西方文明既不必咬牙切齿,也不必趋之若骛。西方各种艺术既不是洪水猛兽,也不是济世良药。
我们不能祈求拥有一种包含一切艺术之优点的艺术,这不仅不可能,而且无意义。我们也不必抱残守缺、孤芳自赏,我们应不断吸收他民族艺术的精华,以完善和发展本民族固有之艺术。同样我们也应看到,有些民族艺术、民间艺术并不具有世界性。我们的民族与世界其它民族一起构成一个大部队。我们不必裹着小脚、拖着长辫在世界文化的行列中行走。任何民族都不必亦步亦趋地跟在他民族艺术后面接轨。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并不拒绝污泥提供给它的养料。只有站在本民族及他民族前辈两个肩膀上,才能成为当代艺术的巨人。无论是艺术家还是艺术欣赏者,不仅要对本民族的艺术传统进行选择,对他民族的艺术也必须用我们的量规加以规范、选择。我们应提倡创造性地继承吸收,避免奴隶般地因袭。
在世界艺术的大舞台上,民族性才有意义,离开这个舞台不仅其艺术的民族性将失去光彩,艺术的世界性也不复存在。
艺术的民族性是指“运用本民族的独特的艺术形式、艺术手法来反映现实生活,使文艺作品有民族气派和民族风格。”①具有民族性特点的艺术作品立足于本民族的文化艺术传统及审美意识,采用传统艺术形式创作,主要表现本民族人民群众的生活、思想感情、愿望和艺术审美情趣。
艺术的世界性主张摆脱桎梏、解放思想、抛弃民族文化传统,是一种超阶级的势力扩充。②就艺术而言,是一种能为多民族所接受、容纳的形式、内容。
关于艺术民族性与世界性的关系有以下两种观点,其一认为艺术的世界性超越民族性:由于时代的前进,文化艺术同经济一样会在相互借鉴的基础上趋于统一,形成具有同一特点的超越民族性的世界性艺术潮流,这种具有世界意义的国际化艺术将成为今后世界艺术发展的主流;其二认为艺术的世界性同样具有民族性。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随着艺术的发展,以及人们对艺术民族性认识的深入,只有在积极吸收外来文化的基础上,不断发展民族艺术,才能使艺术作品具有真正的民族性。
毛泽东同志曾指出“近代文化,外国比我们高,要承认这一点。艺术是不是这样呢?中国在某一点上有独特之处,在另一点上外国比我们高明。……中国文化应该发展。……象西太后反对‘洋鬼子’是错误的。要向外国学习,学来创作中国的东西。……我们接受外国的长处,会使我们自给的东西有一个跃进。中国的和外国的要有机地结合,而不是套用外国的东西。……外国有用的东西,都要学到,用来改进和发展中国的东西,创造中国独特的新东西。”③
应当看到西方文化对经济落后的民族有着不可抵御的吸引力。正确认识艺术的民族性与世界性的辩证关系,对于处在世界各民族联系愈来愈紧密的今天尤其具有现实意义。
笔者以为艺术的民族性与世界性既不能等同,也不能截然分开。二者是互相联系又互相区别的一对矛盾的两个方面。
首先,保持艺术的民族性不能夜郎自大;不能因为本民族艺术曾滋养过他民族文化而藐视他民族文化。
正如当我们看到一个乞丐大言不惭地向人们诉说其祖其父曾经是如何如何的高官巨富时,相信任何人都不会同情他,甚至有人会骂他是败家子。先贤的荣耀是我们民族的光辉历史,它应成为我们今天发奋图强的动力,而决不是我们招摇撞骗的旗帜或涂脂抹粉的面霜。当我们夸耀中国画的写意境界如何之高:气运生动、骨法用笔等等,而贬斥西画虽工亦匠,不入画品时,在某种意义上也在承认中国水墨画粗枝大叶,西画精雕细刻。二者相辅相成。有阳光照射就会有阴影存在,这是人们早已深悉的道理。中国水墨画追求无暗面的画面效果,实则是在表达一种理想的追求、美好的向往,向往着这个世界没有黑暗、没有阴影,希冀我们的主人前途明媚、无上荣光。世界上能找到没有明暗对比的事物吗?孔雀开屏时,难免会将它难看的屁股展现无疑。万事万物无不如此。艺术应该保持本民族的独特个性。艺术世界的缤纷多彩由无数不同民族、不同艺术个性的艺术家组成。很难想象有一天各民族艺术失去本民族的艺术特色,全人类仅拥有一种艺术样式、艺术风格、艺术语言甚至表现内容时会怎样。这一天不仅难以想象而且根本不可能存在。即使到了共产主义社会,艺术的民族性也会象自然界中的花花草草千姿百媚一样,呈现出一派缤纷的景象。如果存在一种世界性的艺术样式、艺术风格、艺术语言,那么这不仅标志着艺术的消亡,也是人类社会的悲哀。花红柳绿相辅相成,世界艺术的繁荣也要求必须保持各民族艺术的个性。
斯大林同志曾把“表现于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质的稳定共同体”作为民族特点的一个必不可少的标准。那么,是否存在艺术民族性的标准?或者说,什么样的作品才称得上是具有民族性的作品?这不是一下子能够回答的。艺术的民族性本身也不是一种样式,而是百花齐放的。这“花”来自艺术家各自对传统的选择,来自个人的生活体验、人生体验、情感体验,甚至来自艺术家对民族艺术因素独特的吸收、借鉴。正是这些相异性使艺术的民族性本身也是多样的。艺术的民族性相对于艺术家个人创作而言又是一个共性的概念。艺术家的“个性”是它的基础。没有艺术家的创作个性也就没有民族艺术。所以,倡导艺术民族性时必须同时提倡艺术家的创作个性。
其次,保持民族性不能无视他民族艺术精华,吸收他民族艺术精华也不是将民族个性消解。
艺术世界性不等于美国化,也不等于欧洲化。艺术的世界性不以某一国、某一地区的艺术样式为标本,而且随着各民族艺术的发展,艺术的世界性同样处于发展之中,不是一成不变的。
中西融合不是将一瓶红墨水、一瓶黑墨水倾注在一起的黑红不分、非此非彼、非驴非马。就艺术而言,这不仅不必要,而且不可能。中西融合之“融合”是为了吸收他民族文化艺术之营养,正如人吃猪肉、羊肉,不是为了使自己变成猪、羊一样,这种吸收、借鉴,绝不是外表的摹仿、复制、克隆,而是为我所用,用以滋养我们的身心、我们的艺术,强我们的身、健我们的体,发展我们的民族艺术。
“如同我们对于食物一样,必须经过自己的口腔咀嚼和胃肠运动,……然后排泄其糟粕,吸收其精华”。④众所周知,西方现代主义艺术吸收了东方乃至非洲原始艺术的精华,但西方艺术没有被东方艺术淹没。我们今天吸收、借鉴他民族的艺术精华,必须具有明确目的,即为了促进本民族艺术的发展。
在今天这样一个被称为“地球村”的信息时代,若要求一民族艺术洁身自好、守身如玉不受他民族艺术丝毫影响,象牛郎、织女隔河相望而又互不倾慕,实在太难;如果要求艺术家在艺术荟萃的大花园中只采摘本民族艺术之花而对他民族艺术的奇花异草毫不动心,也实在难为我们的艺术家。“物以稀为贵”那种他民族拥有而本民族缺乏的事物,常常具有极大的诱惑力。正如人们常常不满足粗茶淡饭而追求饱眼福、饱口福一样,吃腻了大鱼大肉的贵族会对布衣之食垂涎。在不断的喜新厌旧和怀古中人类创造了今天的文明、今天的艺术;人类也会在新一轮喜新厌旧和怀古中创造出明天的新生活和新艺术。
只要各民族间的交往存在,艺术的交流就不可避免地会存在。艺术的民族性只有在与他民族的交往中,在世界艺术的舞台上展现自己的美丽并不断改变自己的舞姿,才真正具有魅力。对待西方艺术、西方文明既不必咬牙切齿,也不必趋之若骛。西方各种艺术既不是洪水猛兽,也不是济世良药。
我们不能祈求拥有一种包含一切艺术之优点的艺术,这不仅不可能,而且无意义。我们也不必抱残守缺、孤芳自赏,我们应不断吸收他民族艺术的精华,以完善和发展本民族固有之艺术。同样我们也应看到,有些民族艺术、民间艺术并不具有世界性。我们的民族与世界其它民族一起构成一个大部队。我们不必裹着小脚、拖着长辫在世界文化的行列中行走。任何民族都不必亦步亦趋地跟在他民族艺术后面接轨。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并不拒绝污泥提供给它的养料。只有站在本民族及他民族前辈两个肩膀上,才能成为当代艺术的巨人。无论是艺术家还是艺术欣赏者,不仅要对本民族的艺术传统进行选择,对他民族的艺术也必须用我们的量规加以规范、选择。我们应提倡创造性地继承吸收,避免奴隶般地因袭。
在世界艺术的大舞台上,民族性才有意义,离开这个舞台不仅其艺术的民族性将失去光彩,艺术的世界性也不复存在。
艺术的民族性是指“运用本民族的独特的艺术形式、艺术手法来反映现实生活,使文艺作品有民族气派和民族风格。”①具有民族性特点的艺术作品立足于本民族的文化艺术传统及审美意识,采用传统艺术形式创作,主要表现本民族人民群众的生活、思想感情、愿望和艺术审美情趣。
艺术的世界性主张摆脱桎梏、解放思想、抛弃民族文化传统,是一种超阶级的势力扩充。②就艺术而言,是一种能为多民族所接受、容纳的形式、内容。
关于艺术民族性与世界性的关系有以下两种观点,其一认为艺术的世界性超越民族性:由于时代的前进,文化艺术同经济一样会在相互借鉴的基础上趋于统一,形成具有同一特点的超越民族性的世界性艺术潮流,这种具有世界意义的国际化艺术将成为今后世界艺术发展的主流;其二认为艺术的世界性同样具有民族性。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随着艺术的发展,以及人们对艺术民族性认识的深入,只有在积极吸收外来文化的基础上,不断发展民族艺术,才能使艺术作品具有真正的民族性。
毛泽东同志曾指出“近代文化,外国比我们高,要承认这一点。艺术是不是这样呢?中国在某一点上有独特之处,在另一点上外国比我们高明。……中国文化应该发展。……象西太后反对‘洋鬼子’是错误的。要向外国学习,学来创作中国的东西。……我们接受外国的长处,会使我们自给的东西有一个跃进。中国的和外国的要有机地结合,而不是套用外国的东西。……外国有用的东西,都要学到,用来改进和发展中国的东西,创造中国独特的新东西。”③
应当看到西方文化对经济落后的民族有着不可抵御的吸引力。正确认识艺术的民族性与世界性的辩证关系,对于处在世界各民族联系愈来愈紧密的今天尤其具有现实意义。
笔者以为艺术的民族性与世界性既不能等同,也不能截然分开。二者是互相联系又互相区别的一对矛盾的两个方面。
首先,保持艺术的民族性不能夜郎自大;不能因为本民族艺术曾滋养过他民族文化而藐视他民族文化。
正如当我们看到一个乞丐大言不惭地向人们诉说其祖其父曾经是如何如何的高官巨富时,相信任何人都不会同情他,甚至有人会骂他是败家子。先贤的荣耀是我们民族的光辉历史,它应成为我们今天发奋图强的动力,而决不是我们招摇撞骗的旗帜或涂脂抹粉的面霜。当我们夸耀中国画的写意境界如何之高:气运生动、骨法用笔等等,而贬斥西画虽工亦匠,不入画品时,在某种意义上也在承认中国水墨画粗枝大叶,西画精雕细刻。二者相辅相成。有阳光照射就会有阴影存在,这是人们早已深悉的道理。中国水墨画追求无暗面的画面效果,实则是在表达一种理想的追求、美好的向往,向往着这个世界没有黑暗、没有阴影,希冀我们的主人前途明媚、无上荣光。世界上能找到没有明暗对比的事物吗?孔雀开屏时,难免会将它难看的屁股展现无疑。万事万物无不如此。艺术应该保持本民族的独特个性。艺术世界的缤纷多彩由无数不同民族、不同艺术个性的艺术家组成。很难想象有一天各民族艺术失去本民族的艺术特色,全人类仅拥有一种艺术样式、艺术风格、艺术语言甚至表现内容时会怎样。这一天不仅难以想象而且根本不可能存在。即使到了共产主义社会,艺术的民族性也会象自然界中的花花草草千姿百媚一样,呈现出一派缤纷的景象。如果存在一种世界性的艺术样式、艺术风格、艺术语言,那么这不仅标志着艺术的消亡,也是人类社会的悲哀。花红柳绿相辅相成,世界艺术的繁荣也要求必须保持各民族艺术的个性。
斯大林同志曾把“表现于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质的稳定共同体”作为民族特点的一个必不可少的标准。那么,是否存在艺术民族性的标准?或者说,什么样的作品才称得上是具有民族性的作品?这不是一下子能够回答的。艺术的民族性本身也不是一种样式,而是百花齐放的。这“花”来自艺术家各自对传统的选择,来自个人的生活体验、人生体验、情感体验,甚至来自艺术家对民族艺术因素独特的吸收、借鉴。正是这些相异性使艺术的民族性本身也是多样的。艺术的民族性相对于艺术家个人创作而言又是一个共性的概念。艺术家的“个性”是它的基础。没有艺术家的创作个性也就没有民族艺术。所以,倡导艺术民族性时必须同时提倡艺术家的创作个性。
其次,保持民族性不能无视他民族艺术精华,吸收他民族艺术精华也不是将民族个性消解。
艺术世界性不等于美国化,也不等于欧洲化。艺术的世界性不以某一国、某一地区的艺术样式为标本,而且随着各民族艺术的发展,艺术的世界性同样处于发展之中,不是一成不变的。
中西融合不是将一瓶红墨水、一瓶黑墨水倾注在一起的黑红不分、非此非彼、非驴非马。就艺术而言,这不仅不必要,而且不可能。中西融合之“融合”是为了吸收他民族文化艺术之营养,正如人吃猪肉、羊肉,不是为了使自己变成猪、羊一样,这种吸收、借鉴,绝不是外表的摹仿、复制、克隆,而是为我所用,用以滋养我们的身心、我们的艺术,强我们的身、健我们的体,发展我们的民族艺术。
“如同我们对于食物一样,必须经过自己的口腔咀嚼和胃肠运动,……然后排泄其糟粕,吸收其精华”。④众所周知,西方现代主义艺术吸收了东方乃至非洲原始艺术的精华,但西方艺术没有被东方艺术淹没。我们今天吸收、借鉴他民族的艺术精华,必须具有明确目的,即为了促进本民族艺术的发展。
在今天这样一个被称为“地球村”的信息时代,若要求一民族艺术洁身自好、守身如玉不受他民族艺术丝毫影响,象牛郎、织女隔河相望而又互不倾慕,实在太难;如果要求艺术家在艺术荟萃的大花园中只采摘本民族艺术之花而对他民族艺术的奇花异草毫不动心,也实在难为我们的艺术家。“物以稀为贵”那种他民族拥有而本民族缺乏的事物,常常具有极大的诱惑力。正如人们常常不满足粗茶淡饭而追求饱眼福、饱口福一样,吃腻了大鱼大肉的贵族会对布衣之食垂涎。在不断的喜新厌旧和怀古中人类创造了今天的文明、今天的艺术;人类也会在新一轮喜新厌旧和怀古中创造出明天的新生活和新艺术。
只要各民族间的交往存在,艺术的交流就不可避免地会存在。艺术的民族性只有在与他民族的交往中,在世界艺术的舞台上展现自己的美丽并不断改变自己的舞姿,才真正具有魅力。对待西方艺术、西方文明既不必咬牙切齿,也不必趋之若骛。西方各种艺术既不是洪水猛兽,也不是济世良药。
我们不能祈求拥有一种包含一切艺术之优点的艺术,这不仅不可能,而且无意义。我们也不必抱残守缺、孤芳自赏,我们应不断吸收他民族艺术的精华,以完善和发展本民族固有之艺术。同样我们也应看到,有些民族艺术、民间艺术并不具有世界性。我们的民族与世界其它民族一起构成一个大部队。我们不必裹着小脚、拖着长辫在世界文化的行列中行走。任何民族都不必亦步亦趋地跟在他民族艺术后面接轨。出污泥而不染的荷花并不拒绝污泥提供给它的养料。只有站在本民族及他民族前辈两个肩膀上,才能成为当代艺术的巨人。无论是艺术家还是艺术欣赏者,不仅要对本民族的艺术传统进行选择,对他民族的艺术也必须用我们的量规加以规范、选择。我们应提倡创造性地继承吸收,避免奴隶般地因袭。
在世界艺术的大舞台上,民族性才有意义,离开这个舞台不仅其艺术的民族性将失去光彩,艺术的世界性也不复存在。

艺术的民族性是指“运用本民族的独特的艺术形式、艺术手法来反映现实生活,使文艺作品有民族气派和民族风格。”①具有民族性特点的艺术作品立足于本民族的文化艺术传统及审美意识,采用传统艺术形式创作,主要表现本民族人民群众的生活、思想感情、愿望和艺术审美情趣。
艺术的世界性主张摆脱桎梏、解放思想、抛弃民族文化传统,是一种超阶级的势力扩充。②就艺术而言,是一种能为多民族所接受、容纳的形式、内容。
关于艺术民族性与世界性的关系有以下两种观点,其一认为艺术的世界性超越民族性:由于时代的前进,文化艺术同经济一样会在相互借鉴的基础上趋于统一,形成具有同一特点的超越民族性的世界性艺术潮流,这种具有世界意义的国际化艺术将成为今后世界艺术发展的主流;其二认为艺术的世界性同样具有民族性。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随着艺术的发展,以及人们对艺术民族性认识的深入,只有在积极吸收外来文化的基础上,不断发展民族艺术,才能使艺术作品具有真正的民族性。
毛泽东同志曾指出“近代文化,外国比我们高,要承认这一点。艺术是不是这样呢?中国在某一点上有独特之处,在另一点上外国比我们高明。……中国文化应该发展。……象西太后反对‘洋鬼子’是错误的。要向外国学习,学来创作中国的东西。……我们接受外国的长处,会使我们自给的东西有一个跃进。中国的和外国的要有机地结合,而不是套用外国的东西。……外国有用的东西,都要学到,用来改进和发展中国的东西,创造中国独特的新东西。”③
应当看到西方文化对经济落后的民族有着不可抵御的吸引力。正确认识艺术的民族性与世界性的辩证关系,对于处在世界各民族联系愈来愈紧密的今天尤其具有现实意义。
笔者以为艺术的民族性与世界性既不能等同,也不能截然分开。二者是互相联系又互相区别的一对矛盾的两个方面。
首先,保持艺术的民族性不能夜郎自大;不能因为本民族艺术曾滋养过他民族文化而藐视他民族文化。
正如当我们看到一个乞丐大言不惭地向人们诉说其祖其父曾经是如何如何的高官巨富时,相信任何人都不会同情他,甚至有人会骂他是败家子。先贤的荣耀是我们民族的光辉历史,它应成为我们今天发奋图强的动力,而决不是我们招摇撞骗的旗帜或涂脂抹粉的面霜。当我们夸耀中国画的写意境界如何之高:气运生动、骨法用笔等等,而贬斥西画虽工亦匠,不入画品时,在某种意义上也在承认中国水墨画粗枝大叶,西画精雕细刻。二者相辅相成。有阳光照射就会有阴影存在,这是人们早已深悉的道理。中国水墨画追求无暗面的画面效果,实则是在表达一种理想的追求、美好的向往,向往着这个世界没有黑暗、没有阴影,希冀我们的主人前途明媚、无上荣光。世界上能找到没有明暗对比的事物吗?孔雀开屏时,难免会将它难看的屁股展现无疑。万事万物无不如此。艺术应该保持本民族的独特个性。艺术世界的缤纷多彩由无数不同民族、不同艺术个性的艺术家组成。很难想象有一天各民族艺术失去本民族的艺术特色,全人类仅拥有一种艺术样式、艺术风格、艺术语言甚至表现内容时会怎样。这一天不仅难以想象而且根本不可能存在。即使到了共产主义社会,艺术的民族性也会象自然界中的花花草草千姿百媚一样,呈现出一派缤纷的景象。如果存在一种世界性的艺术样式、艺术风格、艺术语言,那么这不仅标志着艺术的消亡,也是人类社会的悲哀。花红柳绿相辅相成,世界艺术的繁荣也要求必须保持各民

以上就是小编对于问题和相关问题的解答了,希望对你有用


上一篇:婷婷五月八月丁香综合广州至合室内设计有限公司官网(广州集美组室内设计工程有限公司) 下一篇:国产欧美日韩字幕91党员活动室室内设计效果图(老年活动中心室内设计效果图)
Comments

评论